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资讯 >  > 说出想法

蒙特利尔中餐馆一个IT工程师跨行逆天奋斗(87)

时间:2019-06-30 23:48:16  来源:   发布者:skywalker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第87部:紧张刺激的水电气生活

开中餐馆已经五年多,以为自己是个老司机,水电的问题不会再困扰我。还是应了那句老话,中餐馆老板,这是一条不归路,路上永远是各种奇葩,看你有没有强大的内心去品味去欣赏。

上周四6月20日中午,炒锅的一个炉头点不着火,虽然这些年我积累了不少天然气炉头的经验,我一般都会找专业人士去修理。我平时找的一个中国修理人员很忙,我打电话给以前帮忙修理过的日本人公司,他说省庆长周末前他已经收到47个电话要求修理天然气,实在没时间,他给我介绍了其他两个人,打电话过去都是忙。这些年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越到大战之前,设备越会出毛病。周四的晚上还有不少订位,如果失去这个炒锅,出菜速度就降好几个档。一个月前也出现过点不着火的情况,当时日本人也忙,介绍了一个手都发抖的老头来修理好了,可是这次手抖的老头也忙。不过上个月的这次故障,让我单独买了一套备件,火种头,探针(广东话叫鼠尾)和煤气铝管。没办法我只能自己来修,按照经验,火种保不住大部分原因就是这套设备出了毛病,这次我自己试试。第一步卸掉给火种供气的铝管,结果发现新的铝管接头不对,当场直接倒吸一口凉气,只能继续用旧的铝管,我把新的鼠尾从新的套件里单独卸下来,只更换鼠尾,因为点不着火最容易出问题就是这个探针,费了半天劲终于换上了鼠尾。试着点火,成功了,Yeah,这种感觉很爽,自己动手解决问题。以后鼠尾多备几根,从本地的厨具店买是20块钱一根,多伦多的华人炉具厂是15块钱一根。

省庆的长周末平稳完成,紧接着的一周是国庆长周末。

周五晚上东区分店有部分电源突然不工作了,平时肯定是空气开关的问题,我基本不去东区,让服务员尝试着复位开关,没起作用。给电工打电话,让他在9点前到东区修理,服务员在店里等,结果到了10点的时候,电工出现在了市区康大的分店,我当时就晕了。这是和我合作多年的电工朋友,总是能给我额外的惊喜。不过他根据服务员的描述,觉得可能是三相电中一相出了问题,也许是Hydro Quebec电力公司供电出了问题,让我们去问邻居是否有问题。旁边邻居韩国人杂货店果然也有问题,冰箱冰柜都不工作,我最喜欢的冰淇淋要化呀。电工让我们联系Hydro,他自己晚上先不来了。我在Hydro网站报告了这个故障,结果显示只有四家报告了电力故障,我们这个楼只有四个商户,周五夜里估计Hydro不会处理的,我就洗洗睡了。到了12:30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韩国杂货店老板给我打电话说Hydro的人来检查半天确认外面电路没问题,需要到室内检查,问我是否可以到饭店帮他们开门,我这个时候也有点怀疑是我们的配电箱有问题了,因为我们店房间里有个巨大的配电箱,估计是整栋楼的总电,我住西岛,到东区Anjou不堵车应该是30分钟以内,我让他和Hydro的人确认是否可以等30分钟,人家耐心很好,我穿上衣服,立马开车出发,一路上把CBC法语广播台放很大音量,听天书可以放空思路。大半夜路上车辆出奇的多,蒙特利尔的人都这么勤劳吗还是夜生活太丰富?

到了之后,带韩国老板和两个Hydro工程师到我们配电房,在四个电柱子上,他们先测电压,再测电阻,和我们初中物理学习的一样,我也懂。测量一个保险的时候,电阻是0,显然这个350安培的保险坏了,他们说我们自己明天去lumen买这个保险安装上就可以了,那现在怎么办呀?我又想着冰柜里的那些冰淇淋呢。我让他们去他们的工程车里找找是否有备件,他们人真的很好,我看着他们找,最大的是一个200安培的保险,而且两边的铜片明显长了,他们拿出电锯现场锯短,安装上去,真的搞定。韩国老板开心坏了,一个劲的感谢Hydro的两个人和我,他的英语比较差,很难听懂,基本也是靠肢体语言解释。我问他是否会法语,方便和两个明显讲法语的Hydro人员沟通,他告诉我法语他只会un peu,还用了手势,我晕。

最后要离开的时候,韩国老板非要塞一大桶Tropicana橙汁给我,那曾经是我的最爱,后来因为糖分太大,加上实在太贵,我戒掉了。我说不喝橙子,给我一个冰淇淋吧,他就从冰柜里拿一个很大盒的哈根达斯给我,我选了一个雀巢蛋桶,我喜欢经济实惠的冰淇淋,回到车里,继续大声法语广播天书,吃着已经变软的冰淇淋,爽。

这次Hydro为了四个商户的电力在周五夜里出动,有些让我意外,很敬业,本来也可以不给我们找保险,他们额外帮忙了,必须赞一个。Hydro网站上面report电力故障的功能也很给力,也精确显示有电力问题的地区,做IT的我还是觉得这里的信息化实用性极强,Google可以迅速找到你需要的所有信息,当晚我就在手机上Google Lumen这家店给韩国老板看,周六7:30到3点开门,在Anjou就有一家。我住的远,韩国老板自愿去买,自己出钱自己更换。第二天他要搬家那个时间点不合适,我让服务员去买了,韩国老板报销,并且过来更换上,完结撒花。

 

虽然周五晚上折腾到2点,周六我还是得按时起床,一天的时间安排满满。上午要去宜家退货,然后10点多的时候去足球用品店给球队选队服交定金,然后要到康大饭店拆二楼的最后三个沙发,拖到Eco center处理掉,前几天二楼拆下来的火锅石头桌面和木头架子也需要送到Eco center,今天起码需要跑两趟才能送完,最近断断续续已经送了几车的大件垃圾到那里,工作人员都认识我了。石头桌面非常重,装车的时候三个人一起抬,到了Eco Center只能自己卸,问工作人员能否帮我抬,他们说不是他们工作范围,怕受伤,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挪,手腕被石头割了一个小伤口,虽然流血不多,感觉像是割腕自杀过的人。结束之后按照计划是在二楼安装一个圆桌和一个小方桌。可是饭店早上开门的时候就告诉我没有水,给房东打电话说昨天晚上台湾奶茶店的男老板修水,估计忘了把水恢复了,这个男老板是台湾人,从电到水到装修,基本上都是自己做,我对他动手能力有些小崇拜。打电话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12点多,事情比想象的复杂多了,水总阀是打开的,可惜水压就是很低,地下室水龙头还出一些水,一楼和二楼的水龙头只能是滴水了。中午从邻居饭店接了几桶水,将就着炒菜。晚上之前必须得搞定水的问题。台湾老板自己搞不定,给他认识的台湾水工打电话,但是据说这个水工是兼职,他对他们不是非常有信心,而我认识的水工朋友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介绍他给台湾老板。我的水工朋友当时正在别的工地解决问题,最早需要3点才能到,为了保险起见,台湾老板让他的台湾水工和我的水工朋友都来。在一点多的时候,台湾水工来了,试了几下子觉得没戏就走了,也没说出啥缘由,果然就是兼职的,主业不是水工,不能怪他们。3点多钟的时候,我的水工朋友到了,一看就知道是啥原因,这样的事情他见多了,水表之前的总水阀是不能随便动的,不懂的人如果拧不对会把里面的机关锁死,必须要市政的人从外面关水,然后打开里面的总水阀。让房东立刻给市政打电话,市政的人在周六居然有人处理这个事情,更神奇的是半小时之内,真的有人开着卡车到现场,这个效率把我给惊道了,晚餐之前恢复供水是有希望了。这个时候我已经从Eco center送大件垃圾回来,迫不及待的去旁听市政水工和我水工朋友的讨论。两位专业水工根据室内总表的位置很快就判断出外面市政水表的位置,市政水工从卡车上拿出一个专业探测仪,可以精确知道水阀位置。可是不幸的坏消息来了,水表在人行道的水泥下面,这是铺人行道时的一个坑爹行为。市政水工说现在是彻底没招了,必须等长周末之后让市政派人来用机器锯开水泥路面才能接触水阀。现在如果要想饭店有水,只能从隔壁饭店临时接水管过来,我去隔壁越南河粉店商谈让他们同意我们从他们厨房接出水管,临时顶过这个长周末,他们老板出去休假了,员工主管很不错,同意了。我的水工朋友在河粉店里勘察水管来决定从哪里切开安装三叉水龙头,我需要去找一根很长的水管,起码要能从后面连接两个饭店,这时候已经要到5点,建材店肯定关门了,我只能从家里拿后院浇水的水管,回自己家里来回得一个多小时,肯定来不及。这时候想到了一个住在西山的足球队友,立刻给他打电话,单程只需要9分钟,我让水工朋友准备做两边水管的接头,我20分钟内取回水管。这个时候,我就在西山豪宅区飚车,各种超车,想起来以前一个朋友说“开车只要不被警察抓到就不算违规”,这位朋友天赋极高,Youtube自学网球可以做到业余级别中的顶级高手,足球踢了一年就成为球队防守核心,宝马M3可以做漂移,其实骨子里我是一个严格执行play by book的人。话说20分钟后我从西山豪宅取到100尺水管回来,水工朋友告诉我越南河粉店反悔不让他切水管,因为老板不在不敢做主,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此时我的心里是拔凉拔凉的,一个生意应该很好的长周末要关门休息,这是何等心痛呀?我是不是应该去责怪台湾老板呀,指责又有用吗?也是只是造物弄人吧。

水工朋友自己在总水阀的小房间里继续思考是否有其他解决方法,我在盘算着这三天关门怎么安排员工呢。过了大概十分钟,水工冲上来检查水龙头是否有水了,一打开水龙头,那水嗷嗷的喷,水,神一样恢复了。水工朋友兴奋的像是炼成了葵花宝典似的,嘴里不停唠叨,那种成就感让他那瘦小的身躯一下子高大很多,他要和饭店里认识的所有人拥抱。

经验老道的他知道水表之前的总水阀内部结构,不懂的人关闭水阀如果拧太紧之后就无法恢复,往回拧是带不上劲的,这种设计在老的水阀中比较普遍,算是市政防止绕过水表私自接水的一种防范措施。我崇拜的这个台湾老板虽然自己可以修水,但是没有想到水阀还有这么多机关和讲究,所以说啥事都有专业,感觉像程序员写程序故意留一些BUG一样。现在水阀打开方向不管你怎么拧,都是滑扣的,无法打开水路。这个水工朋友用了一些特殊技巧慢慢的磨,经过10分钟搏斗,在即将要放弃的时候听到了水表中走水的声音。

一般水工在遇到这种情况,根本不会也不敢去在水阀上尝试各种方法,直接会等市政关总水然后打开水阀,他也算是剑走偏锋用大脚趾踢出了完美弧线的香蕉球,让我想起了大迟。

这次水问题的完美解决挽救了我们饭店的这个长周末,我也兴奋异常,周末熬夜写这篇博客,算是数字版的’妙手回春‘的锦旗送给我这位牛叉的水工朋友,他是我见过非常非常厉害的持牌水工。他收费基本上也是本地专业行情价,也就是贵,幸好这次是奶茶店老板全部买单。

总结一下,这一两周内连续出现天然气,电和水的问题,天然气我自己修好了,电是韩国人买单,水是台湾人买单,我是铁公鸡一毛不拔,腰包里没掏一分钱,虽然把我自己搞得很狼狈很累,我又不怕累,怕累也就不会开中餐馆了,我开心,我自豪。

话说,我还是得赞一下市政在周末的及时响应和到现场支持,而且设备很专业,打交道才知道这边市政府和国企(电力公司Hydro)的专业服务精神。

我的兴奋持续到6点,然后就要客串服务员,继续干活。二楼桦木厅的天字一号桌来的是八个年轻的美女,上去聊天,她们来自Wyoming州的大学专业运动队,好像美国选举的时候对这个州有过印象,聊这个州虽然小但是好像比较重要,也许是第一个投票的州,结果都不是,这个州小到只有一个代表席位,我汗,不好圆这个错误呀。坐在新的可以看到天空的高级sky table,她们很开心,连连惊叹天窗的美景。忙过了高峰期,我开车回家,差不多9点,这两天节奏太快,也许是中餐馆老板的周末生活节奏。

希望我们所有的努力,尤其是二楼改造成高大上的就餐环境能够被蒙特利尔华人朋友接受和认可。

我认真尝试了,努力了,期待有好的结果。

 上一篇博客链接

下一篇博客链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我要投稿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